南霁孤只会嘤嘤嘤

这里南霁。
all叶纯食注意*

【all叶】金丝雀[1]



令人窒息的设定

ooc预警








——

C1.

叶修蹲在一旁的草堆里,等着下一轮的魔兽更新。


上一轮更新魔兽几乎都是低等级的小兽,但即使这样,他们也是炙手可热的。


在魔人世界里,有两类人,一种是人类,一种是魔兽。每年出生的人类和魔兽之比差不多是九比一。


所以,只有贵族可以拥有高等级的魔兽,下等人连魔兽的尾巴都摸不着一次。


当然,也有些大胆的家伙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偷取或是抢夺贵族的魔兽。


比如叶修。


叶修披着一块黑布,那是他从预言师王杰希那里以四个金币淘来的隐形斗篷。


看着贵族的奴仆带着圣人缓缓走到召唤阵前,叶修微微的眯了眯眼,等着时机的到来。


圣人捧着一本镶嵌着绚丽的宝石的圣书,眼角上挑,薄唇轻轻的张开,小声的吟唱起来。


脚下的召唤阵紧接着开始发出金黄色绚丽的光时,叶修盯着那片召唤阵,猛地系紧了斗篷,快速打开的储存戒指,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奴仆只感觉鬓发一飘,并没有什么不对,圣人却微微蹙起了眉头,停止了吟唱。


薄唇微启:“有人走了。”


奴仆一脸茫然,不知这圣人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圣人的目光紧盯着一个地方,眼中的凌厉看的奴仆有些害怕。


奴仆也是一个魔兽,不过是一个低级魔兽,不配与贵族同起同坐,只能当一个低贱的奴隶。


贵族都是自私的,想将世界上所有的魔兽都收入囊中,即使它再低级,贵族也不想让魔兽落入平民手里。


周家就是一个代表,周家是王室代表,与女皇交往甚密。周家的家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他将所有长着好皮相的魔兽都揽入他的金床,中高级的魔兽还好,玩弄后还可以留在身边作为打仗的棋子,而低级的魔兽,一部分被留在家中当奴仆,另一部分直接被丢在外面饿死了。


平民们碍于面子,不愿收留不干净的魔兽。即使有好心人收留了,也会被周家的士兵逮捕,处刑,这下人们再也不敢去亲近一些没有主人的魔兽了,而魔兽们也学会了自力更生。


这些魔兽,叫做弃兽。


叶修一下一下的抛着手中那枚储存戒指,嘴角微微上翘,看起来心情颇为美好。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推开了装饰夸张的大门,辛辣的酒味瞬间席卷了叶修的嗅觉,叶修淡定的从包裹里拿出了一副面罩,套到头上。


吧台前坐的人捶着吧台狂笑:“老叶你也太夸张了吧哈哈哈!”


叶修坐到吧台的另一侧,将储存戒指放在少年的面前,说:“你要的东西。”


少年连忙摇头。


“是队长要的补贴军队武力,不是我,我可是有心仪的人了。”


少年顿了顿,故作神秘的靠近了叶修。


“——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啊?”


叶修冷漠的推开了黄少天的脑袋,从兜里摸索着自己的那盒烟。


黄少天有点不满的嚷嚷道:“多少小女生想到本剑圣的臂弯下......”


“然后发现你的真实身高?”叶修点燃烟草,抬眼笑看黄少天。


“狗屁!本剑圣一米八!”黄少天瞬间炸了,开始在叶修身边碎碎念。


叶修倒也不烦,他和黄少天当了八年的朋友,早就对于黄少天的逼逼叨见怪不怪了。


叶修轻轻呼出一缕烟。


等到黄少天说的大脑有些缺氧了,才发现他身边飘散着浓浓烟雾,叶修就在对面,但黄少天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一个轮廓。黄少天有些烦躁的扇开旁边浓郁呛鼻的烟雾,看着对面人儿一副慵懒淡然的脸庞,脸不禁有些发热。


魔兽的脸庞本就比一般人要俊美一些,但眼瞳确实无光的。而叶修恰恰相反,他的脸庞与正常人的无异,但他那双眼睛却是十分勾人心魄。


黄少天有些脸红的看着叶修那双发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好像倒影着自己窘迫的模样。


黄少天慌忙拿着戒指跑出酒吧,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有些疑惑。


刚还聊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跑的不见人了?


黄少天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有些后悔,刚才就不应该跑出来。


本来想乘这个机会给叶修告白,但是少年还是无法战胜心中那份害羞和担忧。


担忧什么,担忧被拒绝后无法在坐在他的身旁,和他聊天聊地。


黄少天烦恼的揉了揉脑袋,有些头疼,看着手中的戒指,想起自己的任务。


少年的影子拉的老长,一头不羁的黄发随风飘荡,飒爽豪迈的少年郎此时显得十分落寞。


叶修深深吐出一口烟,惆怅万分。


他是个稀少低级魔兽——金丝雀。


这类魔兽生命十分脆弱,不能受到较大的打击,而且短命,更不用说上战场了。这类魔兽除了生命脆弱再的无异于普通低级魔兽,所以一生下就是被抛弃的命运。


叶修也许是运气好,出身不久就被一对年龄相仿的一对兄妹捡到了,这对兄妹没有父母,单纯的孩子把叶修带到了孤儿院,院长看到叶修时,也吓了一大跳。


——但是他还是收留了叶修。


“叶老板,接活吗。”


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坐着带着大斗篷的男人,声音仿佛陈旧的老钟,发出的声音沉闷低哑。


叶修看不见男人的脸,刚想出口拒绝,只见那男人先一步在吧台上放了一袋金币,金币袋砸在吧台上,哐当作响,数目可观。


金币袋下还压着一张照片,叶修的瞳孔猛地收缩。


——那是已经失踪了的苏沐秋。


叶修正看着那张照片晃神,对面男人不耐烦的用手指敲了敲吧台。


“好。”


叶修拿起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年只有一个背影,灰色的布衣上血迹斑斑。


照片拍的很模糊,前面还有树干之类的遮挡物,照片上的少年站的笔直,左手上还拿着一支细长的木棍,旁边全是戴着贵族服饰的尸体。


叶修皱了皱眉,把照片翻到背后,几个凌乱的大字映入叶修的眼帘


——周家,红顶鹤。


【all叶】留级生(2)

#学生叶
#ooc严重
#前文戳tag








5.
叶妈妈以前经常对自己俩可爱儿子说:“早晨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不冷不热,刚刚好。”

到了九月,就是入秋了。叶修永远都不敢把他妈那句名言套到秋天的早晨。

秋天的早晨虽没有春冬那般寒冷,但却多了一份萧瑟。

叶修顶着眼底淡淡的乌青,蓝色的校服被秋风吹动。这本该是一件比较艺术的事情,但叶修不仅不想去当个忧郁的男子,还想给自己点一首《走在冷风里》。

真冷。

早晨叶秋坚持要提着叶修的行李箱,帮他搬行李。叶修也不拦,毕竟能不运动就不运动早就已经印在叶修的心里了。

虽说S中是一所强制住宿的学校,但是对于其他东西也没有做硬性要求——比如电子设备。

一般家长都舍不得孩子去上住宿学校,但是S中又是市里数一数二的好学校,所以家长也就只能把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塞给孩子,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来看自己孩子吃的好不好。当然这种情况只出现在高一的学生身上。

叶修他爹是一个极端,不像其他家长一般,离家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反而把大儿子所有的通讯工具全收了。

大到笔记本电脑,小到只能玩俄罗斯方块的诺基亚。

叶修想到这就头疼,他的脑子毕竟有他爹的遗传。做这么多就不过为了一个事——切断他和苏沐秋的一切联系。

叶修泄气般的叹了口气。

“叶修!”

听见一个有点印象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叶修抬起头朝着声源望去。

黄少天站在旗杆底下冲他招手,旁边还站着一个安静的少年,少年冲叶修看过来,礼貌一笑。

叶修突然想起这个少年来——喻文州。

叶修走近他们,边走边想着黄少天的话。

“喻文州是个心脏。”

叶修怎么看都觉得这句话和眼前这个干净的少年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许是漂亮的人永远是好人的定律,叶修对于喻文州还是漏了个心眼。

“老叶你宿舍几号啊?”

黄少天凑到叶修旁边,叶修对于黄少天的自来熟有些想笑,才认识一天就叫这么亲密。

“301。”

黄少天的表情明显的呆愣了下,脸上的笑容消失,扁了扁嘴,语气中的可惜隐藏不住。

“我是409,我们差太远点了吧,明明还是同桌呢,这学校什么鬼,怎么这样分的宿舍,一个班的都不在一层里。我要打电话举报!”

“我也是301的。”一直不出声的喻文州突然说话,眉眼中带着笑意。

黄少天幽幽的看向叶修和喻文州,那眼神,活像再说:你们两个混账怎么能抛下我。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

皮肤比一般人要白,感觉像那种一碰就会留下痕迹的样子。一双下垂眼,眼底有着淡淡的乌青,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黑耀石一般的瞳仁里总带着些嘲讽,但却不锐利。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

叶修皱了皱眉,感觉如芒在背。






6.
“高一7班的叶修同学和张佳乐同学,请速到旗杆下找冯宪君主任!重复一遍......”

悬挂在教学楼上的大音响突然发出声音,即使在喧闹不已的操场上也完全可以听清。

叶修刚走完一组正步,正准备坐在操场上和黄少天一起休息,结果被莫名其妙点了名。还没挨到地就要起来,叶修狠狠拽了拽校服领子,身上粘粘的让他很不舒服。毕竟离家一年就没怎么运动过,就一点点小训练,出汗量堪比跑一千六。

黄少天也很难受,还不容易可以和新朋友坐下一起聊聊天,于是所有的不高兴都要通过他那张嘴来发泄。

“这第一天就叫人,你犯啥事了啊?是不是把学校啥东西砸坏了,还是打群架去了?我没想到你还会打架啊,明明弱不禁风的样子......”黄少天又开始叨叨。

叶修受不了黄少天的聒噪,留下一句“这么在意哥是不是喜欢哥”就火速离开了,留黄少天一个人默默脸充血。






7.
“不是凭什么啊!校规里只要求刘海不过眉,谁说不能留长发了!”

叶修远远的就听见一个男生的怒骂,旁边还站着一个老人,表情严肃。后面有个小年轻,表情担忧,手里还攥着一个瓶子。

叶修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那是个药瓶,上面贴了一张红色的标签。这让叶修不禁仔细回想起这个老人。

冯宪君,全市最美教师之一。顶着心脏病教育学生,教出了不少Q华B大。

听说在去年还以为学生顶嘴而进了ICU,把顶嘴学生和学生家长可吓坏了,最后当医生摘掉口罩,一脸微笑的对家长说冯宪君没事时,家长又是谢祖宗又是拜关二爷的,把医生唬的一愣一愣的,以为冯宪君是市长级的人物,最后冯宪君出院对家长表示了没事,还把这个孩子带的上了B大。

后面那个小年轻拿的药应该就是冯宪君心脏病药。叶修这么想着,慢慢走入冯宪君的视线。

“叶修是吧。”冯宪君沉声道。

叶修想看着冯宪君,但视线总是被旁边这个染着骚粉色头发的少年吸引去。

少年留着偏女性化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个松松散散的马尾,长相也有些偏中性,表情有些不羁,看向叶修的表情仿佛再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认我做大哥,我教你理发。

叶修好像知道了冯宪君叫他来的原因了,他捋了捋过眉的刘海。









8.
被冯宪君好好教育了一番的张佳乐骂骂咧咧的搭住叶修的肩膀,嘴里骂着冯宪君的冷酷无情,明明校规上没有规定男生不能留长发。

但是张佳乐并不决定剪头发,在张佳乐眼里,这不过是一次处分,个性比一本重要的不只一点点。叶修心里默默嘲笑张佳乐幼稚。

什么东西都没有一个一本大学重要。

“兄弟你几班的啊,挺个性的啊!”张佳乐拍着叶修的肩膀,看着叶修比较“个性”的黑眼圈。

叶修呵呵一笑,说:“七班的。”

“真可惜,我十一班的。”张佳乐撇撇嘴。

两人就这样勾肩搭背的走到操场,因为七班的位置在操场最北侧,而十一班的在最右边,所以走到操场就得分开。张佳乐放开叶修的肩膀,向叶修挥了挥手,叶修也挥了挥手,说了声拜拜。

张佳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蓝色的人群中,叶修慢慢收回了眼神,向七班的队伍走去。黄少天又在远远的朝他招手。

叶修环视了一下七班的训练队伍,有些奇怪的问道:“喻文州呢?”

黄少天倒是不在意:“刚才有人找他,估计是初中同学吧。”

“他那个初中的啊?”叶修问道。

“S中初中部,我记得去年S中给文州他们学校挺多名额的,好像有两百多个吧。文州可是重点班,年纪第一呢,还会画画。”黄少天又收不住他的话匣子了。

叶修嗯了一声。








9.
下午六点军训结束,教官统一做总结,然后坐着面包车回了部队,再听学校半个小时的废话,军训第一天就算落下了帷幕。

今天不是很热,太阳也不是很烈,但很多男生女生都像是晒黑了一个色号一样,和别人抱怨着军训怎么怎么恶心,自己被晒成了古乐天balabala......

叶修和喻文州一起回了宿舍,即使409的黄少天一直缠着要去他们宿舍玩,但是被两人十几个理由又打回了409。

烦烦委屈,但烦烦不说。

叶修虽然不想一直盯着喻文州看,但是总是被喻文州手腕上的那块淤青吸引去目光。从之前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叶修就注意到喻文州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校服蹭上了许多灰尘。现在看到手腕上的淤青,叶修心里的猜想都得到了证实。

喻文州注意到了叶修的眼神,拉了拉袖子遮住了淤青,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友善了,但嘴角的弧度依旧。

叶修感到了对方的不乐意,收回了视线,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对于黄少天那句莫名其妙的心脏,叶修有些信了。

小说里那种因为太优秀而被欺负的一套理论都是屁话。喻文州这种长的帅,成绩又优秀的男孩,只会是被捧在手心的宠儿。叶修实在是想不出来喻文州被打的原因,除非是他自己作死。

叶修决定不再想喻文州的事。本来比较安静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就顶着这样的气氛,两人走到了宿舍门口。喻文州刚把手插进兜里,想拿钥匙,结果就看叶修上去敲了敲门。喻文州顿了顿,松开了手,钥匙又滑进了兜底。

里面一声响亮的来了,叶修心下有些不安。

门被猛地打开,叶修心里的不安被给予了原因。对面的人沉默了两秒,随即退了两步,还使劲揉了揉眼睛,确认了眼前一切不是梦,惊喜的大喊了起来。

“卧槽,老叶!”

醉酒










滤镜比人会画画系列,p3原图

【all叶】留级生(1)

#学生叶设定
#ooc注意
#要是认为这是小青春甜文,你就错了





1.
叶修拿着手中单薄的座位表,踏进教室。向自己的位置看去,已经有个人占了自己的位置。

那个少年靠着窗坐,阳光混着树影打在他那偏黄色的头发上,一只长腿搭在叶修的椅子上,和前座交谈着,好像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题,少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十分可爱。

叶修收起座位表,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旁,很有礼貌的笑:“这是我的位置。”

少年快速把腿收回来,脸上有一丝窘迫,“我以为这没人坐,哈哈哈......我给你擦擦?”少年干笑两声,看着叶修不坐,以为是嫌弃座位,拿起校服袖子就要往椅子上怼。

叶修手疾眼快的抓住少年的袖子,“没事,不脏。”

少年讪讪的收回手,看着叶修坐下来,脸上的窘迫一扫而尽,开始和叶修东拉西扯的聊天。

“唉,你叫叶修是吧,我叫黄少天。第一排最右边那个位置上的是喻文州,我哥们。别看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实际心特脏,骂人都不带脏字的,有时间介绍你们认识啊......”

叶修有点崩溃,这绝对是他认识最烦人的一个人,远超包荣兴。叶修看着桌子上的木头纹路,用视线描绘着,对于黄少天的话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的喋喋不休终于在班主任进了教室后戛然而止。

班主任看起来是个老教师,头发花白,走路也不是很利索,眼里满是慈祥。

叶修本来是懒懒的趴在桌子上,看见班主任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人,叶修微微起了起身。

干净利落的短发,挺直的腰板,健硕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夹克,脸上严肃的神情。

叶修弯了弯眉眼,乐了。

这不是老韩吗。

叶修用手支着脸,视线紧紧贴在韩文清的脸上,韩文清或许是感受到了叶修炽热的视线,一眼盯住了叶修不怀好意的笑容,眉头一蹙。

没个正形。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表情,就能猜出他心里再想什么。
韩文清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就移开了视线。

黄少天拿手肘不轻不重的碰了碰叶修,小声在叶修耳边低语:“你认识啊,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

叶修一愣,随即便被黄少天的“凶神恶煞”给逗笑了。
“很形象。”

叶修的眼睛弯成月牙状,翘了翘嘴角。黄少天不知该怎么形容眼前的场景:阳光温和,穿着校服的少年的笑容像只午睡醒来的猫,笑得慵懒。

黄少天手一抖,笔掉到了地上。





2.
S中位于B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周围的商场饭店数不胜数,生意也十分火爆。

借S中五十周年庆,在本就拥挤的街道上开设了夜市,好在不允许车辆通行。

“老韩你怎么能想着来当我们学校当老师呢?”叶修夹起一块泡菜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对韩文清说。

韩文清看着微信群里发的资料,揉了揉眉心。

“实习,学校安排。”

叶修扁了扁嘴,奥了一声后,又夹起一片鸭肝,故作忧郁的小口啃着。

韩文清看叶修这个样子,想摸一摸叶修垂下去的脑袋,但并没有付之于行动,而是用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说:“来陪你,留级生。”

叶修满意的弯了弯嘴角。

当年处于叛逆期的叛逆少年叶修被另一个叛逆少年苏沐秋拉着离家出走,两个人也是心大胆肥,身上满共九百块钱,硬是从B市做绿皮火车跑到H市去,被一个善良的网吧老板收留,靠打游戏为生,倒也活的惬意,结果呆了不到一年,善良的网吧老板问出他们俩的身世后,沉默了两秒,手速爆发报了警把两人送回家。

在第二年的时候,苏沫秋去参加了跳级考试,而叶修休学一年,留了级。叶秋在知道自己哥哥留级后,前一秒还怨妇般的抱怨着叶修离家一年没心没肺,后一秒就飘到天上,还搂着叶修的肩膀,说要罩着叶修,仿佛他才是哥哥一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苏叶两家的心肝宝贝回来没几天后,苏家卖给军区的枪.支出了问题,两名新兵不幸身亡。

叶爸爸怒发冲冠,拒绝接受苏家的军.火。而苏家也坚持自家的军.火都是良心制作。

两家关系就这样彻底崩了。

苏沐秋和叶修也成了受害者。两人都被父母勒令不许再和对方有任何交集,纵使两人在怎么反对劝解,在父母那不过是一丝微风吹过罢,不痛不痒。






3.
“叶秋说要罩着我。”叶修懒洋洋的支着脸,把已经空空如也的泡菜盒推到一边,看着QQ空间里叶秋幼稚的说说,不禁失笑,默默在心里感叹到自己弟弟长大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出息。”

“干嘛,我弟要罩我咋了,嫉妒啦?”

“呵,”韩文清冷笑:“我记得你小时候听说你弟哭着来告诉你他掉牙被人家笑话,气冲冲的就要去把人家牙扳掉,结果差点被人家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那件事最后还是韩文清来了,那时叶修八岁,韩文清十三岁。

韩文清那时一张臭脸摆在那,张口一个“滚”,对面几个人就吓到找不到北了,苏沫秋也是其中的一个。

不提还好,一提叶修就会笑的停不下来。那时还是儿童的苏沫秋直接被韩文清吓哭了,韩文清光荣成为了苏沫秋一生都忘不了的童年阴影,以至于后来苏沐秋见到韩文清都躲。

叶修和韩文清提了提儿童时期的苏沫秋有多么的怂。
韩文清眼底幽深:“还和苏沫秋联系?”

“就微信上QQ上聊聊。”

“哼。”韩文清冷哼。

叶修:不是韩文清你什么毛病。





4.
“上机。”叶修轻车熟路的转进一家网吧,走到了前台。

网吧小妹抬抬眼皮,看见是叶修,翻了个白眼,甩了甩手。

“滚滚滚,吸烟区没位了,您看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叶修有点泄气的趴在大理石柜台上,一双下垂眼看着网吧小妹,小女生被看的小脸一红,油然生出一种愧疚感。

“姐姐,就玩一会儿。”叶修换了一种语气,糯米般柔软的语气,好似一只委屈的小狗,虽然在心中狂吐自己,但是叶修还是面不改色的出卖自己色相。

网吧小妹看叶修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被击破:“祖宗算我输了,C区41号,只能玩一会儿啊,十点就麻溜的给我滚回家去!”

叶修乖巧的点了点头,鞋底抹油似的向C区走去。

叶修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帐号卡,思索了两秒后,用白净修长的手指抽出其中一张印着“一叶知秋”四个小字的帐号卡,上了游戏。

忽略了夜雨声烦发来一堆“PK”,点开了和王不留行的聊天界面。

王不留行:最近怎么不上游戏了。
一叶知秋:高一了,要住宿了。
王不留行:我也是。

叶修划着鼠标,结束了和王不留行的聊天,回到了登录界面,抽出一叶知秋,换上了君莫笑。
界面上一个撑着巨大的伞的男人被加载出来,叶修进入了游戏。

君莫笑:包子,一起副本。